标准80年代后,生于82年6月。那年代孩子玩过的东西都玩过。过家家、玩泥巴、跳绳、丢手绢、丢沙包、拍画片……虽然没有现在孩子玩的花样多,但那时候也有那时候的乐趣。在走入文明前,已经没什么记忆了。只记得喜欢看小人书、一休哥、机器猫,还有电视剧封神榜、西游记。

学前班(现在叫幼儿园)上了两年,校长就是不给上一年级,因为岁数小(妈妈说小时候我没人照顾,就早早的把我送到了学校)。记得有一次已经和邻居的女孩坐在了一年级的凳子上,硬是被校长赶出来了。至于当时为什么没有去争辩,也记不清楚了。上小学的时候,就知道做个好孩子了,听妈妈的话,按时完成作业。好像学习成绩还不错。有三个好朋友,倪鑫,程国青,沈晓明。至今我还记得他们的名字。那时候我们四个很要好,天天在一起玩。班里有个最漂亮的女生,男孩子人人都喜欢她,我也有感觉。后来被我的好朋友倪鑫追到了(超级早熟吧)(他们俩确实好了,这种爱情坚持到高中),不过对于我来说也没有任何妒忌、吃醋的感觉。只觉得很好玩。五年级的时候,我发现我喜欢上了班上的另外一个女生,好可爱的,喜欢和她在一起。这是我最早的暗恋对象。这种暗恋一直持续到了初一。

小学最光荣的事情是写了篇作文,叫《高大的背影》。老师拿着我的作文在全班同学前念。是我杜撰出来的在漆黑的夜晚,还下着大雨,一位老奶奶叫我送她回家,我送了一段路程就不送了,撇下老奶奶不管。后来来了一个高大的军人,送老奶奶回家的事情。我在黑暗中看到那个高大的男人搀扶着老奶奶在黑暗中慢慢前行,而我看到这些却极度后悔的故事。这个主题,在以后的作文中不知道用过多少次。

五年级的自然老师那时候就预言过,将来会用卫星看电视(就是现在的有限电视)。说假如在我们住的地方发射个卫星,那么我们的电视节目将清晰不少。他还发明了最早的电动车。他吧自己的自行车后架上焊了个电动机,汽车的时候只要一开动就自己跑了。我们都好稀奇,下课的时候就去遥他的“电动车”。

那时候很向往能上初中。据初中的朋友说,上初中都按照课程表上,课程表上些什么就上什么,要是上活动课,老师也管不着,还经常有活动课。不像小学那样,什么都老师说的算。

———-To be continue

小学考初中,没得选择,全盘端。初中根小学不一样,不能光凭聪明就能有好成绩。也不知道初中如何学习。因此初一上半年的学习成绩很差。记得上半年期末考试,成绩考得很差。有一次,去我暗恋的那个女孩班上玩(初中的时候我在二班,她在一班),在他们班的后墙上看到了他们班上的成绩表。突然发现。她的成绩已经在他们班上占到了前几名的位置。这给了我极大的震撼与刺激。她上小学的时候可不这样,人有些笨的,学习成绩也在班上属于倒数的那种。受到这个刺激之后,那个寒假,我都在暗暗下决心,每天只想着开学后如何努力学习,也给自己制定了学习方法。还把以前学过的课程那出来做实验。可以说,那整个寒假,我都在想如何努力学习的事情,每天都至少想几百遍,还不夸张的说。每天都在心里默默念叨,开学一定要好好学习。没想到,那时的我居然那么有决心。

盼呀盼,终于开学了。按照自己的计划,努力学习。果然,功夫不负有心人。

———-To be continue

开学后的第一次考试,我就考入了班级前10名的位置。随着以后努力成都的增加,我也就慢慢的爬到了第8,第6,第二的位置。从那以后,我我的成绩就一直稳定在了年级第二、三的位置。他们一班有个女孩,老是和我争夺第二、三的位置。记得那个女孩学习很努力。我唯一没有超越过的就是我的同桌,他始终是第一。这个一直是我很气氛的事情。每次发下考卷来,我都偷偷的看他的成绩,要是比我的成绩高,我心里就会很气氛。可是,却无论我如何的努力,就是超不过他。那时候,不知道学习积极性有多高。每天早上还在父母睡觉的时候,就爬起床,在被窝里复习昨天学过的功课。都不用闹钟,每天到那个时候自动就会醒过来。我现在的时间观念超强,估计也就是那个时候养成的。还有我现在的深度近视。吃完早饭后,在上学的路上,我还会把早晨背过的内容一一在背过一遍,以便加深记忆,至今我还记得,是1673年平定三潘的,三藩是:吴三桂,尚可喜,耿钟明。真没想到,我那时候竟然那么努力。那时候我们学校的成绩是把所有科目加起来评比的,所以那时候我绝对是个全才,每科成绩都很棒。有次历史考试,还考了100-1分。因为康熙的熙写错了。老师给我扣了一份。那时候我尤其喜欢物理、化学。或者是超级擅长。梦想长大了能当个物理学家。当然,那个时候我也很调皮,只要不是评比的那种考试,我语文考试从来不写作文。这直接导致了我现在的语文水平超差,以至于忘记了绝大多数汉字的写法。语文老师把我叫道办公室里,用火勾(北方生炉子用来拔火的铁棍)抽我屁股。还语重心长的对我说:你是学习很好的学生,在班里能起带头作用,要是别人都像你这样,都不写作文,那还成什么话。可是说归说,我就是不写。数学作业也不写,我觉得写那些无聊的东西没意思。有次,数学老师叫我去外面站着,大冬天的。把我冻够了之后,在教室里用戒尺抽我的手心,好痛。可我还是不写。谁让我是学习好的学生呢,关键考试我能考出好成绩来,这你们就没得说了吧。还有就是考试通常一半时间就交卷了。老师很气,说我不认真。但成绩出来的时候,他们又没话说了。在学习方面,就是这样了,很知道努力学习,成绩也徘徊在年级第二、三的位置。好像从来没上过第一。这也是我那时候的遗憾。最光荣的事:上初三的时候就被学校选去替别人中考了,为了帮别人考个初中毕业证。替的那个人叫“李喆”。

我小学的三个好朋友也因为学习的原因分开了,我和沈晓明是朝着学习好的方向发展的,而另外两个就走了另外的路。所以我们分成了两拨。

好像是在上初二的时候吧,我小学暗恋的那个女孩也转走了,去了别的学校上学。至于为什么走,我就不清楚了。

上初三的时候,由于很好玩。我和我的好朋友沈经常与隔壁班上的女孩开玩笑,我们给她起了个外号叫“半拉”。好像是有一次,她与别人描述什么东西,连续说了几个半拉。我觉得这个词很好玩。于是以后见面就叫她“半拉”,只要一见面,我们就对她半拉半拉的叫个不停。过年的时候,我还给她送了张贺卡。写的是“半拉收,某人送”。也就是因为这,我的第一次初恋就开始了(初恋好像只有一次吧!)。

———-To be continue